天天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天天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21:39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揭开“消失”六年的谜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念头一闪而过。郑永全觉得,他跟家人的牵绊也似乎被硬生生地掐断了,“之后再也没脸联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得知他回家,表哥邀请他过去成都吃饭,郑永全认真地回了一句,“我暂时不去大城市了,大城市诱惑太多啦,我经不住诱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愧疚中煎熬了三天后,郑永全离开了家,留下了另一个谎言——与学校签订合同去西安某电子厂实习。“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这一次是最后一次见到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父母很辛苦,供了我读书这么多年,最后我连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拿到,我没脸说出口。”郑永全记得,为了谋生,父亲曾在开拖拉机时腿受过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临近毕业,没能拿到毕业证的郑永全打算自己挣钱参加补考,当时学校一门课的补考费是600元。他找了工地的临时工,然而才刚干了几天活,就不小心被石板砸伤了脚,钱没赚到,反而受了伤。他只好以生活费和培训费为由,向家里要钱买药治疗。“这也是为什么那年我频繁向家里要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妈没有责怪我,只是担心我,问我这几年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受过啥欺负。”郑永全说自己耽误了6年的青春,改了一个微信名“重新开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-2014年,郑永全就读于南昌大学共青学院(现为“南昌大学鄱阳湖校区”)的信息与工程相关专业,学习电脑维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2014年7月,郑永全大学毕业回家,几天后,以和学校签订合同去西安某电子厂实习为由离家。离家后,郑永全曾与父亲通电话报平安,然而电话却被陌生女子接过并挂断。此后,郑永全“消失”了整整6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“消失”这六年,对于家人来说,是空白的。